空勿劫珠气势汹然的冲撞而来,两名异神一如张御所料,在此避无可避,他们同时发出了一声震动金宫的怒吼,身上各有一团耀目的神性光芒迸发了出来。https://www.25kanshu.com

    神后伊切主动上前一步,半跪着举盾相迎,神王伊鲁斯则是将手中斧头朝着劫珠投掷了出来。

    可斧头还未等接近,就已被劫珠之上飘荡的如火光雾先一步震飞了出来,那一轮炽白光芒半点声势不减,轰然撞了上去,顷刻之间,那撞击之地就有一团光芒猛烈爆发出来!

    那面神器盾牌显是可以将外来力量分散出去的,不论是方才的剑斩还是后来的日月重光之术,落在其上的绝大部分威能都被转挪去外,可这回碰上空勿劫珠就不管用了,此珠之力,撞来之际,聚于一处,分无可分,挪无可挪,全由两人给承接了下来。

    张御凝目望去,可见那盾牌在劫珠撞击之下寸寸碎裂,爆散为漫天碎片,而后面神王神后那巨大的身躯也是在一团炽光之中大块大块的崩裂开来,虽然还没有完全粉碎,但是全身上下都是布满裂痕,看去就像是历经岁月侵蚀的雕像,再轻轻送上一把力就能令其倒塌。

    不过那些裂隙之中很快有一丝丝光芒冒了出来,光芒过处,那些破损的地方也是在重新弥合,不止如此,连那破碎的盾牌在神性光辉的照耀之下又有复聚起来的势头。

    他没去给这二人恢复的余地,心意一转,“诸恒常易”与“天心同鉴”之术同时落到了这两人身上。

    先前有那神器盾牌阻挡,就算运使神通也没可能冲击到二人,现在没了遮掩,神通一落,自显威能。

    天心同鉴之下,两人神性力量被强制与他心光碰撞了一下,本来已是受创极重,现在更是雪上加霜,身躯顿时垮塌了大半,正在试图挣扎,可神性力量一动,便即触动了诸恒常易之术,两人方才堪堪合拢的身躯又轰然崩开。

    这一次情形更为糟糕,神王伊洛斯上半身只有头颅和一条手臂相连,下半身完全粉碎,仅仅是依靠着神性力量支撑在那里。

    神后伊切则是四分五裂掉落在了地上,破碎的肢体之间则有丝丝神光牵引,并往一处聚集过来,看去正在试图重新拼合。

    而在这时,那方才隐去的剑光又是跳跃出来,朝着神王伊洛斯斩落而下,其人察觉到危险,残余的一只手举起拿金矛试图格开剑刃,但那剑光眼见要被架住之时,却在与之仅余一线的距离上灵巧一转,就此绕了过去,并迅快在伊鲁斯颈脖之上一旋,其身躯一震,头颅便是掉落在了地上。

    剑光一击奏功,并未到此结束,又是一闪,旁处伊切的头颅也是被斩落下来。

    可紧接着,两名异神破碎的身躯和头颅都是化作了一片金色的光点,这些光点全数往一处汇集,只一眨眼间,两人便就完好出现在了那里,身上所有伤势都是在此过程之中被移除了出去,只是身形虚虚未定,看去还未曾转成实质。

    张御此刻掌握着主动,可不会任其恢复,心意一使,剑光再转,两个人身躯登时应光而裂,可下一刻,两人又是故伎重演,身形化作光芒聚合。

    青衣道人在远处见到这等景象,却是不禁摇了摇头。

    虽然这两个异神看去怎么也无法杀死,可这不过是不肯放弃入世之身,故是不断从神虚之地中渡来力量罢了。

    在他看来,这只是徒自挣扎,除了耗费力量死撑之外没有任何意义。更不用说似张御这等剑修,飞剑一旦占据了先手,若无人出手干预,那就不可能再被人翻盘了。

    他略作沉吟,又抬头看了看周围,方才被打破的间层围困又一次在合拢之中,这倒也不愧是对方所宣称的坚壁,变化虽少,手段也是呆板了些,可没有上乘法宝,确然不是能强闯出去的。

    但他也不必如此做,伸手抓住小童的肩膀,随后把万化玄机图一晃,就将己二人掩入其中,而后在间层之中寻觅出路,随着间层之间如流水一般的运转,便顺势来到了外间。

    若从外面看来,他只一眨眼间便自金宫之中跳跃了出来。

    不过别看这里他做得十分轻松,可那是建立在自身老辣经验和过人眼光之上的,不然即便是看透了,能自这里面出来,也难免磕磕绊绊,没可能如他这般从容自若。

    而在交战之地中,剑光几番斩杀之下,两名异神的神性力量明显变得虚弱了起来,毕竟每一次凝聚身躯,都需从神虚之中渡来力量,这里的消耗不可谓不大。

    伊鲁库加从三人交手开始,便一直躲在远处,他此刻盯着神王神后所化的那两团神性光芒,目光变得火热无比,心中也是蠢蠢欲动起来。

    他一直以来的目的,就是想将伊鲁斯和伊切的力量占为己有,代替这两位成为伊帕尔神族的主宰,并再度繁衍出新的族群。

    只是他能力有限,方才也只能稍稍窃取了一点对方的力量,可现在前所未有的机会却是摆在了他面前。

    他心下盘算着,若能将两人被削弱的神性力量吞没进来,那他就可以全盘继承两人的力量了,还一定可能将自身提升到更高的层次之中。

    而即便不谈此事,这个险也值得一冒。因为张御在解决完伊鲁斯和伊切两人后也肯定不会放过他,那他一定是要想办法自救的,这里不难做出选择。

    一番思索之后,他也是下定了决心,将剑矛高举起来,全力引动间层,试图直接将两人虚弱的神性力量转挪到自己面前,再将之一口吞下。

    可这个时候,他却是感到了一股强大的阻力,愕然发现张御身外那一层清光撑住了周围的间层,他根本无可能做到这等事。

    他不由一咬牙,既然挪不过来,那么就自己过去,拿剑矛朝地面一戳,身影朝下掉落下去,再出现时,已然落到了那交战之地。

    他知道自己绝无可能是张御的对手,故是一出现在场上,没有第一时间去强夺神性力量,而是一把举起地上的那面神器盾牌。

    此是“伊瓦塔神盾”,持有之人能令来自外面的任何攻击都先着落到盾面之上,而只要盾牌不曾被一举打破,那么就可以自行修复,就算被打裂了,也能在伊帕尔族的神光之中复合。

    本来此物已是恢复了大半,此刻在他神性光芒照耀之下,整面盾牌也于刹那间恢复了原状,此物在手,他顿时信心倍增,随后胸膛鼓起,朝着那伊鲁斯和伊切的神性力量用力一吸,试图将之牵扯过来。

    可旋即他神色一变,因他发现那两团神性光芒已是先一步被张御身上的清光所笼罩,他自身上去,就像蜉蝣撼大树,根本没办法动其半分,更别说透过清光将力量吸过来了,这一下便使得他此前的作为成了无用之举。

    张御此刻根本没有去理会他,而是一抖袖,随着一团青青烟雾飘出,自里现出一只光洁莹润的白玉壶,两边把手为玉猪龙,上扣拱背龙首盖纽,精巧夺目,神韵非凡,此物为名为“灵珍龙壶”,是他此次携来此间的另一件法器。

    他此番前来主要就是为了对付异神,自是提前做好了准备,所带法器也是针对此辈。

    一般力量不强的异神可以被人直接斩杀,可是一些强大的异神,神性力量却可自神虚之中而来,这便就没那么容易破灭了。

    而这一只宝壶就是用来收纳封禁其等入世之力的,有些力量甚至还可以为天夏重新所利用。

    此壶到了天中之后,盖上龙首纽两目一亮,壶盖掀起一隙,内中便有绝大吸扯之力生出,两名异神在张御心光强行制压之下,便一直维持在神性光芒的状态之中,没能再成功聚合起来,此刻被这宝壶一吸,就被强行吸扯入内,待尽数收来后,壶盖一闭,玉壶便从空中落下。

    张御一甩袖,将之收了进来,这才往伊鲁库加看去,他方才就看出,这个人与原来那个伊奇曼丹就是是一体,十有**就将之神性力量收去的那一个。

    这两人既是一体,他自是不会放过。

    伊鲁库加方才失手,在就此撤退和继续尝试夺取力量中犹豫了一下,结果还是没能等到机会,此刻见他望来,心头不禁一跳。

    他可是有着伊奇曼丹的记忆,再加上目睹神王神后轻而易举被他镇压了,哪里还敢与他对抗,趁着伊瓦塔神盾还在手中,就往间层之中退去。

    张御看着他退去,淡声道:“敕禁!”

    伊鲁库加身躯一震,神异力量一下被禁锢到了身躯内部,神盾可以抵御自外而来的直接侵攻,可是对于这等言印这等手段却是无可抵御。

    而几乎就在同时,本是隐去不见蝉鸣剑一下跃跳出来,剑光如霹雳往前一冲,直击神盾之上,这恰逢他失去力量之时,此物顿从他手中被震飞脱手,心中方觉不妙,颈脖一凉,一颗头颅就已被斩飞了出去。

    ……

    ……

    。

章节目录

玄浑道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异界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误道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误道者并收藏玄浑道章最新章节